推荐资讯

表达完了自己心中的快意这才意识到还有更重要的事于是挠了挠头说

发布时间:2018-11-21 17:54 浏览:
 搞的下不了床?
 
    这好像是有哪里不对!
 
    要是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恐怕关于太阳神阿波罗和黄金家族大公子的绯闻就会在西方黑暗世界之中被传的满天飞了!
 
    一个是最年轻也最有前途的黑暗世界天神,一个是财力相貌样样第一的亚特兰蒂斯继承人,这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要是这种绯闻被苏锐听到了,那么以这货的尿性,恐怕得狂吐个三天三夜,而凯斯帝林估计也好不了多少,能不气的去撞墙就已经是万幸了!
 
    然而,苏锐的动作还是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不仅没有慢一分,反而越来越快!
 
    刘和跃眼睛里面的激赏之色也是越来越浓了!
 
    “再来一遍,效果会更好。”刘和跃说道。
 
    苏锐听了,顾不得擦掉脸上的汗水,就立刻再把凯斯帝林翻转了过来,又开始了他的第二遍打穴!
 
    凯斯帝林简直想死,可以他现在的状态,就算是想要自杀都很难做得到。
 
    苏锐仍旧沉浸在那种奇妙的状态之中,手指的动作已经快的让人看不清了。
 
    而凯斯帝林身体各处的那种麻痒感和酸胀感已经逐渐积累到了顶峰!
 
    随着苏锐一指点在了凯斯帝林的腰椎处,身体的那些难受感觉再一次的爆发了出来!
 
    在这一刻,凯斯帝林即便拥有着最纯正的黄金血脉,也已经被折腾的半死不活了,他终于忍受不住,然后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这种昏迷,正是凯斯帝林最期望发生的事情!
 
    人的意志力终究是有限的,在极度的痛苦面前,就算是再骄傲的人,也会低下自己的头颅。
 
    痛感决定忠诚——这句话可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的——你是否忠诚,是否坚强,还要看你是在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而此时凯斯帝林的表现,就是验证了这一点!
 
    苏锐并没有因为凯斯帝林的昏迷而停止手上的动作,他的双眼微微眯着,汗水从他的额头流淌而下,顺着手指滴在了凯斯帝林的皮肤上面。
 
    要是凯斯帝林知道,苏锐竟然把他那散发着酸臭味道的汗水滴在了他的后背上,他恐怕能气的醒过来再气晕过去!
 
    终于,苏锐在往凯斯帝林的腹部重重一击之后,彻底的停了下来。
 
    而随着这一下重击,凯斯帝林的头和脚顿时翘了起来,然后再落回石床上。
 
    从这个动作就能看出来,苏锐究竟用了多大的力量!
 
    “最后一个动作用这么大力气做什么?”刘和跃问道。
 
    在他看来,苏锐的每一个步骤都堪称完美,可偏偏到了最后一下,力道骤然增大了许多,这似乎是有点不太合理。虽然最后一下的力道过大并不会对结果造成任何的影响,可是苏锐这一下发力实在是太猛了,这感觉就是故意的。
 
    “我是故意的。”苏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露出了一口大白牙,那笑容简直灿烂无比:“我早就看这小子不爽了,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能教训他,教训完了他还不知道,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啊!”
 
    看着苏锐堪称人畜无害的笑容,刘和跃不禁感觉到非常的无奈——这样也行吗?
 
    自己还以为这小子完全沉浸在那种状态之中呢,没想到他在打穴的时候,还能想着如何搞凯斯帝林一把!
 
    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苏锐表达完了自己心中的快意,这才意识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询问呢,于是挠了挠头,说道:“前辈,我刚刚的动作有没有问题?”
 
    “还不错。”刘和跃摇了摇头:“除了最后一下之外。”
 
    苏锐再度挠头笑了起来。
 
    不过笑着笑着,他像是想起来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于是说道:“前辈,是这样的,曾经为我打穴的那位前辈,和您的手法略有不同。”
 
    “出现不同之处很正常,但最终都能够起到殊途同归的效果。”
 
    刘和跃听了苏锐的话,似乎并没有任何想要了解司徒远空手法的意思,淡淡的回了一句。
 
    “殊途同归,殊途同归。”
 
    念着这四个字,苏锐忽然有了一丝明悟,好像是抓到了什么东西,但是仔细一想,又像是什么东西都没抓住一样。
 
    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可真让人难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