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那个年轻韩国人的钱让另外一个韩国人也只剩下了不到一万美元的筹

发布时间:2018-07-31 17:13 浏览:
两个人没有说话,眼神也没有交流,杨逸等了等,等新牌局开始的时候他也加入了进去。
 
    这里是贵宾厅,玩的就很大了,每次下注最少一百美元。
 
    两张牌发在了杨逸身前,他的底牌是两张j,赢面已经很大了。
 
    不动声色的把牌扣下,杨逸扔了两个一百的筹码在台上。
 
    第一把杨逸输了,输了六百,那个韩国中年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一把赢了大概有四千美元。
 
    萧苒扔筹码的时候特别随意,就好像一百的筹码无法引起她的丝毫注意力。
 
    扔下了一枚一百的筹码后,萧苒特别随意的对着坐她旁边的年轻人用韩语说了一句,只不过她说的什么杨逸听不懂就是了。
 
    然后那个有些年轻的韩国人显得特别惊讶,很快就和萧苒用韩语聊了起来。
 
    杨逸听不懂,也没必要知道萧苒在说什么,他一直在观察自己的对手。
 
    六个人里有一个是职业赌徒,就是挨着杨逸坐的那个,还有一个是输的有些急但还能保持绅士风度的老头,杨逸观察他已经输了有一万多了。
 
    萧苒会玩,玩的也还行,至于那两个韩国人,中年人应该是赌场常客,但技术也就马马虎虎,而那个年轻的则纯粹属于凯子。
 
    所谓职业赌徒不见得就是靠出千混得,他们只需要在玩牌的时候拥有比常人高的胜率就行了,这种人无法保证每次赌都能赢,但他们在输的时候比别人输的少,赢的时候比别人赢的多,在经验和玩牌的技巧上都不是普通人可以抗衡的。
 
    杨逸属于依靠天赋大牌的那种,他可以当个数学家,他的大脑自带作弊器,虽然无法依靠出千来赢钱,但他能比那个职业赌徒玩的更好。
 
    经过了四次交手,那个职业赌徒有些摸清了杨逸的底,知道杨逸不是个给他当提款机的凯子后,他举起了放在赌台上的酒杯,对杨逸微微点头并笑了笑。
 
    两个职业赌徒间打了个招呼。
 
    在赌桌上遇到了高手,要做的不是打败这个高手,而是你赢你的我赢我的,凯子有很多,职业赌徒间完全没必要自相残杀。
 
    杨逸和身边的职业赌徒之间有默契,他们不会在同一个牌局里厮杀到底。
 
    杨逸看了看底牌,然后他扔了个筹码,而他旁边的人也跟了杨逸的赌注,接下来是两个韩国人,然后是萧苒,然后是那个送钱的老头。
 
    六个人全跟了,公共牌对杨逸比较有利,于是杨逸把筹码扔了一千下去,然后又是五个人全跟。
 
    公共牌再次翻出,杨逸觉得他的牌不如旁边的职业赌徒大,但是他没有弃牌,而是又加了两千美元。
 
    杨逸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赢的可能,但他还是扔筹码只是为了把这一局架起来,他在混淆几个人的判断。
 
    再次翻牌,杨逸毫不犹豫的弃牌,而他身边的职业赌徒选择了过牌,直到那个韩国人加注,而那个输急了眼的老头allin为止。
 
    杨逸甘心做了一次炮架,把这句难得都是大牌的牌局往大了轰。
 
    杨逸知道一个职业赌徒不会做偷鸡这种事,然后底牌翻出,果然是职业赌徒赢得了最终的胜利,老头输光离开赌台,萧苒在这一把就输了一万二。
 
    杨逸主动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那个赌徒再次对着杨逸笑了笑,他知道杨逸是什么意思,这是两个高手在无声的合作一同赢取那些凯子的钱。
 
    两个高手可以互不干涉,当然也可以只凭默契就完成一次合作。
 
    杨逸的目标是赢那两个韩国人的钱,他表达了自己的诚意,接下来他会寻找机会完成致命一击。
 
    投桃报李的时候来了,杨逸摸了一副大牌,他要引诱两个韩国人其中的一个跟他赌到底,而他旁边的赌徒在发觉了杨逸的意图后,立刻帮杨逸把赌注加了上去。
 
    赌桌上的技巧太多,比如一个人表现出气势汹汹的样子,很凶狠的把筹码往高了加,以此来掩护那个真正有大牌的人,而那个职业赌徒现在就是这么做的。
 
    职业赌徒决定离场了,他在回报了杨逸的帮助后就会离台,所以他开始故意**两个韩国人,而杨逸就是在一旁默默的跟下去就行。
 
    扔了大约六千美元,把两个韩国人的气都挑上来之后,那个职业赌徒很气愤的选择了弃牌,离开了赌桌,他已经赢得了足够多的钱,是时候换一张台子了。
 
    萧苒这次没有跟到底,杨逸在最后时候选择了露出獠牙,他allin了,台面上的筹码让两个韩国人无法选择弃牌,就算明知不敌,他们也得咬着牙跟上,因为他们做不到该放弃的时候就必须放弃。
 
    底牌翻出,杨逸赢光了那个年轻韩国人的钱,让另外一个韩国人也只剩下了不到一万美元的筹码,而杨逸在从头到尾的打下来后,已经赢了九万多,除去萧苒输掉的三万多,也还能净赚六万。
 
    其实呢,杨逸就是想赢钱,既然他有这个能力,那么他为什么不顺便多赢一些呢,至于给萧苒创造条件那是附带效果。
 
 第二百三十四章 黄金名片
 
    杨逸也起身离开了赌桌,在离开之前,他在荷官哪里把一百的筹码大部分换成了一千的,否则他拿不了,最后他给那个胸很大的荷官放了两个一百的筹码当做小费。
 
    赢钱的感觉肯定是很爽的。
 
    赌场给人最大的错觉就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能赢钱,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会是幸运儿,好像只凭借好运就能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但事实真相是除了赌场会赚钱,以及少部分职业赌徒可以以此为生,其他绝大多数人都是待宰的羔羊。
 
    久赌必输,这是个真理,那么职业赌徒为什么久赌却能赢钱,因为对职业赌徒从来不赌,他们只是在工作中赢钱。
 
    搞不清楚普通人的赌和职业赌徒的赌有什么区别,那就活该输的倾家荡产。
 
    杨逸觉得他要是专心当个职业赌徒的话,肯定也能赢大钱。
 
    又找了个台子,杨逸坐了下去,然后他很快发现这个台子上坐的五个人里面有四个是职业赌徒,他们在很有默契的赢一个人的钱,虽然这样谁都赢不多,但一个什么都不懂又很有钱的凯子可不好碰。
 
    可悲的是这个很有钱的凯子是个华夏人。
 
    提醒那个华夏人别赌了,杨逸可没有这么高的情怀,首先这些职业赌徒可没有出千,人家就是用自己的技术来赌,既然那华夏人敢往这儿坐,然后不管什么牌都敢把把all in,那杨逸吃饱了撑的去多嘴啊。
 
    杨逸又和刚才坐身边那个中年人碰上了,而且这次他们还是相邻,为什么能碰见,因为凯子难得啊,发现了一个还不赶紧的坐下,否则很快就会被闻讯赶来的职业赌徒把位置给占了的。
 
    礼貌的对旁边刚刚合作了一把的中年人微笑了一下,杨逸加入了赌局。
 
    职业赌徒之间很少会硬碰硬,除非他们都觉得自己的牌真的很好,这个时候就没办法了,赌上一把也是应该的。
 
    杨逸没有特别仔细的观察自己身边的中年人,他在专心的玩儿,但是有了刚才合作过一把的情分,他和身旁的职业赌徒之间非常和平。
 
    四个职业赌徒加上杨逸这个准数学家,五个人在一个小时内赢光了那个华夏人的钱,然后在那个华夏人一脸死灰骂骂咧咧的离桌后,五个职业赌徒立刻散桌。
 
    不散没法玩儿,再玩就该把赢钱的赌局变成扑克大赛了。
 
    杨逸转了几圈儿,然后他又找了一张能赢钱的台子,而正在他刚玩了没多久,却是又一次碰到了那个中年人。
 
    再是今天运气还不错。”
 
    这里是贵宾厅,所以端着酒来回在赌厅里穿梭的侍者很多,中年人伸手招呼侍者要了杯红酒,而杨逸也随着要了杯鸡尾酒。
 
    看到杨逸面前也有了酒,那个中年人端起了酒杯,对着杨逸微笑道:“认识一下,波尔斯图派克。”
 
    杨逸有些诧异,职业赌徒很少在赌局上搭话,因为很可能就毁了这场赌局的。
 
    但杨逸还是端起了酒杯,微笑道:“迈克杨,很高兴认识你。”
 
    一直玩到散台,杨逸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在不知不觉间玩了三个半小时,而他的筹码已经从五万变成了十五万,收获颇丰。
 
    再次散台,杨逸刚刚要离开的时候,他旁边的波尔却是突然道:“请稍等一下。”
 
    杨逸停止了起身,他看向了旁边的波尔,道:“您有什么事吗?”
 
    波尔对着杨逸一脸歉然的道:“抱歉,请稍等一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