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运用弹指神通必先正身匀息静心意守下丹田以意导气使丹田之内气沿

发布时间:2018-08-20 17:24 浏览:
捕神当下乐的合不拢嘴,那弹指神通在江湖之中可谓是绝世武学,没想到在这样一个荒林之中,竟能遇到如此高人指教。“晚辈愿意!”
 
 第十章 萧音藏刀杀人无形
 
    孟婆带着捕神来到门外空旷之处,夜晚的天空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
 
    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到大地上。
 
    孟婆悉数传授了捕神“弹指神通”的要领与心得,接下来就靠捕神自己去领悟了。
 
    运用弹指神通必先正身,匀息,静心,意守下丹田。以意导气,使丹田之内气沿手臂达于手掌。但不可使气沿经络而行,因气行经络必将遇穴阻留,使气血不能快速顺利完全达于手指端,屈中指,将拇指面压在中指的指甲上,拇指用力内压,中指用力外伸,二指僵持不下,意守二指指端,至手指酸痛难忍之时,缓换收劲。
 
    捕神反复间挥动百次,弹出百枚石子。不过这力道够了却没准头,准头到了,力道却又跟不上,二者不能得兼。
 
    孟婆皆看在眼里,如此一晚便要让他掌握这门神功指法的确不易。不过眼下时间不等人,至于他能否全部领会,皆看他的造化了。
 
    “姥姥,你这么着急就让风大哥练武,他现在那虚弱的身体吃不吃的消啊?”木婉清端着一盘水果出来,看着捕神还一头沉浸在弹指神通的修炼里不能自拔。
 
    孟婆一手捏过一块削过的苹果,细嚼着。“风大哥?哦哈哈哈哈,好一个风大哥……”
 
    木婉清尚不清楚姥姥在笑什么,“姥姥,恁笑什么呐?”
 
    “我看啊你这就快要被外人勾走了,一口一个风大哥……”孟婆看着木婉清有些发红的脸腮笑道。
 
    木婉清顿时脸上一片红晕,“哪有哦,姥姥,你这么厉害,即便有人来这里找风大哥的麻烦,你难道还应付不了吗?”木婉清不停地摇晃着孟婆的胳膊,心里还担心着捕神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
 
    孟婆双眼凝视,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婉清呐,若是有一天姥姥不在了,你一个人又该如何生活呢?”
 
    木婉清一脸惊愕,没有想到姥姥会说出这番话来。“姥姥您说什么呢,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婉清会一直陪伴着您的……”说罢,木婉清扑进姥姥怀里,紧紧的抱住。
 
    孟婆又何尝不想一直陪伴着木婉清,可是,世事无常啊……
 
    “咳咳……”一阵剧烈咳嗽,孟婆只感觉到喉咙如万千蝼蚁攀爬,极为难受。
 
    “姥姥,您怎么了?”木婉清轻轻的拍打着姥姥的后背,很是关心的问道。
 
    “不碍事,刚刚吃苹果呛到了。人老了,吃个水果也不得劲啊……”孟婆勉强的笑着。
 
    “好了,我这个老婆子不碍事,你快去拿着水果慰问一下你的风大哥吧……”孟婆转移着话题,倒是惹得木婉清撅着个小嘴,当真端着水果离开了。
 
    待得木婉清离开后,孟婆捂着嘴唇,竟是咳出了血迹。望着手中的这摊血迹,她深知自己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日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震响,一枚飞石击断了一段树枝。“哈哈哈,我终于练成了……”一声长啸,捕神得意的举着手中的几枚石子,他终于炼成弹指神通了。
 
    木婉清也替捕神欢喜,“风大哥,风大哥,来吃水果了!”迈着小步子,木婉清端着水果捧到他的跟前。
 
    捕神也着实感到口渴饥饿了,接过了那盘水果,顿时大吃特吃起来。
 
    木婉清看得捕神满头大汗,当下掏出手绢为他擦拭起来。感受到手绢的丝滑与细嫩的手感,捕神倒是有些不适应了。顺手接过手绢,对着木婉清说道:“木姑娘,我自己来吧……”
 
    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什么,木婉清点头示意,脸上越发的红润了。
 
    不知不觉,天色已然渐渐的亮起来了。公鸡报晓,晨曦初生,照耀在这片惺忪睡眼的大地上。
 
    这一宿,三个人都不曾好好的休息,只为了捕神修炼这“弹指神通”。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底还是让捕神炼成了。
 
    不过眼下倒还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真正的危险已然在迫近了……
 
    听得远处鸡声又起,接着幽幽咽咽的箫声响了起来,按箫以舒积郁,吹的是一曲“流波”,箫声柔细,却无悲怆之意,隐隐竟有心情舒畅、无所挂怀的模样。
 
    早先,捕神倒也精通一些音律,竟是迎合着这箫声低吟相喝。
 
    “诶,这哪里来的箫声啊?”木婉清顿时感到好奇,住在这里十几年也未曾听到过一首箫声,这今日却又是为何?
 
    被木婉清这么一问,捕神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丝的奇怪之处。
 
    箫韵霸道,吹奏出高亢之音。转而间,萧声若断若续,音调酸楚,犹似弃妇吞声,冤鬼夜哭。
 
    “快捂住耳朵,以内力护住心脉,这箫声之中暗含魔音,有深厚内力辅助。”孟婆当即大喝一声。
 
    捕神也是感觉到耳膜为之一震,一阵头晕耳鸣,好是难受至极。
 
    “婉清,快快进屋!”孟婆拄着拐杖,张罗着木婉清进屋,四周箫声弥漫,定有高手隐藏在此。
 
    捕神快步走上前去,环顾着四周,箫声嘈杂,即便是他也辨别不出那高手是在何方。“不知是何高人吹奏箫声,还请现身一见!”
 
    孟婆随即高亢一声:“玉漱筱筱,皮兰均瑶……”她拍手踏歌,双眼圆睁。她心有别念,歌声感人之力立减。
 
    个生巧与箫声相互冲撞,顿时惊的四周鸟儿回旋,争相逃窜。树叶飘飘,枝茂摇动。
 
    捕神静静的站在一旁,深知这是两个高手之间的内力较量的比拼。但是萧韵悲切,更远胜于她的歌声。
 
    萧歌相和,忽而欢乐,忽而愤怒,忽而高亢激昂,忽而低沉委宛,瞬息数变。
 
    霎时间孟婆口吐一口鲜血,竟是连得那手中的拐杖也把握不住了,略略颤抖起来。原本柔弱细小的身躯,如遭重创。
 
相关阅读